您现在的位置:2020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> 德育之窗 > 法制教育 > 正文内容

“上班=取经”,幸福通勤离你有多远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15 浏览次数:

   发布时间:2020-07-0610:45来源:城市怎么办通勤,也许是最能体现大城市上班族无力感的一件事。

   有人,单程距离就相当于一个全程马拉松;有人,清晨六点已上路,只为避开早高峰;有人,每天在摇摇晃晃的地铁公交上“跋山涉水”、“上天入地”;只是到单位,已经耗尽所有力气。 城市大了,通勤距离变长了,通勤时间必然会增加吗?道路建了很多,为何依然还是堵?城市规划倡导的职住平衡理念,能否改善居民的通勤体验?01幸福通勤,5公里可达?通勤是城市生活的重要组成,关系着居民幸福感,影响着城市宜居性。

   职住是城市空间的核心功能,决定了城市结构、空间绩效和运行成本。

   职住与通勤,是当前中国城市塑造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。 2020年5月,住建部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监测与治理实验室、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及百度地图慧眼联合发布了《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,选取了36个中国主要城市,从通勤范围、职住空间匹配、通勤距离、幸福通勤、公交服务、轨道覆盖6个方面描绘了城市通勤画像。

   《报告》认为,职住平衡和幸福通勤的距离是“5公里”,5公里内可采用步行、自行车等非机动车方式上班,会带来幸福的通勤体验。 当然,享受5公里通勤的人数基本与城市规模成反比,36座城市里规模最小的拉萨,67%的通勤人口的通勤距离在5公里内;而规模最大的北京,只有38%的人口是属于幸福通勤,远低于其他城市。

   02长距离、长时间、多种交通工具切换,是通勤常态除了表达幸福通勤的5公里指标外,《报告》还根据城市90%通勤人口的居住和办公地,勾画出一个“空间椭圆”,椭圆的长轴半径就是“通勤半径”。

   其中,北京、深圳、重庆的通勤半径达到40公里,这已经是目前城市交通系统支撑下最大的通勤半径,也是大部分人可接受通勤的极限值。 通勤除了距离长的痛点之外,另一个比较“酸爽”体验是乘车时间长,要在公交车、地铁和共享单车等模式中来回切换。

   《报告》提出了两个指标,一是“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占比”,45分钟通勤时间是合理通勤的基本保障,也反映了公交系统与职住空间的契合程度。 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比重越高,说明公交系统对城市通勤的保障越好。 从数据看,深圳的公交服务能力最强,57%的人能实现45分钟公交到达目的地。 另一个指标是“轨道站点1千米半径覆盖通勤人口比重”,即家和就业地两端均在轨道站点1千米覆盖范围的通勤人口比重,体现了轨道线网与职住空间组织的匹配度。

   一般,城市越大,轨道交通越发达。 当然,轨道线路越长并不意味着市民离地铁站就更近,北京轨道交通运营里程位居全国第二,但这一指标只有27%,反应了城市功能、空间和交通系统的匹配度不够好,无法真正实现“TOD”模式,即轨道交通引领城市开发。 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和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加,“出行难”已成为众多城市问题中最难解决的“城市病”,甚至可能是一个“绝症”。 出行,涉及人与车、人与路、车与路等复杂关系,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。

   因此,要把城市交通作为一个复杂的巨系统,运用系统科学的方法开展科学系统的研究,在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实施综合治理。

   1、完善城市规划完善城市规划、拓展城市空间、更新城市形态,是缓解城市交通问题的根本。

   过去中国大城市,尤其是特大城市大多是采用单中心结构,建设模式类似于“摊大饼”。 这种城市结构和建设模式,不仅无法疏散市中心人口和建筑,反而造成市中心人口和建筑密度越来越高,进而导致了交通问题。

   破解交通出行问题,需要变单中心结构为组团式、网络化的多中心结构,变“摊大饼”为“蒸小笼”,推进“两疏散、三集中”,即疏散主城区建筑和人口,推进工业向工业园区集中、高校向高教园区集中、建设向城市新区集中。

   只有改变职住分离的功能区布局,采用“职住平衡、产城融合”的新城区发展模式,从功能单一的产业园区、高教园区,向造生活生产生态高度融合的新城区发展,让城市居民就近就业、就近上学、就近就医、就近居住、就近生活,才能从规划层面上彻底改变目前城市交通摆钟式的潮汐现象,降低出行成本,才有可能根治出行难得问题。 案例:“职住平衡、产城融合”的滨江副城。

   杭州滨江区与杭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原本是两个“区”。 高新区始建于1990年,是首批国家级高新区,位于钱塘江北老城区原文教区一带,面积平方公里;滨江区于1996年12月正式批准设立,位于钱塘江南岸,面积73平方公里,下辖3个街道,现有28个社区、15个行政村,人口万。

   2002年高新区、滨江合二为一,既按开发区模式运作,又行使政府职能。 由于实现了“职住平衡、产城融合”,73平方公里城区面积,虽然已经容纳了45万人口,但新城内部交通十分畅通,看不到江北老城的拥堵状况,大部分人都可以实现5公里的幸福通勤。

   2、加快交通建设如果完善城市规划是破解城市交通问题的治本之策,那么加快城市交通基础建设就是治理之基。

   一方面要坚持地面交通与地下交通建设并重、市区交通与市外交通并重的理念。

   在市内,应加快城市公共交通体系建设,构建集轨道交通、快速公交、出租车辆、免费单车、水上巴士组成的“五位一体”公共交通体系,全面实施“公交优先”战略;在市外,应建设现代综合交通体系,构建集城市道路、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、水上交通、现代空港为标志的“五位一体”的现代化、综合型、立体式交通体系。 另一方面,应坚持道路设施与停车设施建设并举、动态交通和静态交通并举的理念。 推进停车产业化,通过建设一批停车场(库)和大型地下换乘中心,使车辆进得来、停得进、出得去。 3、严格管理“三分建设、七分管理”。 实施科学合理交通管理举措施,是缓解城市交通问题的关键之举。 交通出行难,既有“堵”的问题,也有“乱”的问题。

   某种意义上讲,“乱”比“堵”更可怕。

   应坚持治“堵”与治“乱”相结合,坚持治“乱”先行。

   治不住“乱”,解决“堵”的问题就无从谈起。

   通过精细化管理、智能化管理、社会化管理、人性化管理,才能有效缓解道路交通拥堵问题。 杭州“城市数据大脑”交通治堵建设始于2016年4月,目前,已覆盖主城区、余杭区、萧山区共420平方公里,可全天候24小时自动巡检,在20秒内发现4大类、12项交通异常事件,准确率95%以上。 通过交警手持的移动终端,大脑已可实时指挥200多名交警。

   依据公开的城市季度报告,在全国最拥堵城市排行榜上,杭州从2016年第5名下降到2019年第57名。

   通勤不仅影响着每一位市民的幸福感,高品质的生活也在漫长的通勤中日益损耗。

   解决通勤难的当下之法:既要在城市规划、交通规划、设施建设上有治本之策,也要在交通疏导、交通管理上有治标之举。 【参考文献】1.王国平.关于缓解城市交通问题的思考.研究通报(2019)9号.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.供稿:商文芳审核:蔡峻作者:编辑:陈俊男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